小時候我常常倒數自己成為12歲,從初級會畢業的日子。我最不喜歡在初級會唱歌。我不喜歡唱歌,但我卻很喜歡唱「我希望將來能去傳教」這首歌。我一直都知道自己要去傳教──但卻有幾件事困擾著我。我從來沒有想像過自己面對的障礙之一竟然是我的父母。

 

高中畢業後不久,我告訴我的父母,我計畫要去傳教。「如果你想去傳教,你只能靠自己。」他們這樣告訴我。「你什麼都得自己來,我們不會幫助你。不是每個人都需要去傳教。」

 

我當時相當震驚和氣憤。大部分的父母不都因自己的孩子願意為神服務而感到驕傲嗎?我祈禱詢問自己是否該去傳教。我的答案很清楚:「你從很久以前就已經決定要去傳教。你已蒙召喚。」

 

我的父母對於傳教的遲疑

傳教士開會

幾年後我問我的父母,為什麼他們不想要我去傳教。

 

我父親的理由很實際。他從來沒傳過教,而且他也不知道去傳教會是什麼樣子。他只想照顧他的兒子,而且他的兒子也能在任何時間都可以和他連繫,尋求他的忠告或支持。我的父親說了以下的話:

我發現年輕人們常常被逼迫以某種模式過生活。教會成員認為每個男性都要去傳教,是件必要的事。我為你們的心理和生理安全擔憂,而這些憂慮使我無法入睡。

 

你離開家兩年,但一年內卻只能聽到你的聲音兩次,這實在讓人心碎。我知道你回來的時候會變得不同,但我愛原本的你……你不需要改變。

 

傳教士訓練中心是個可怕的地方。讓你待在那裡對你來說太殘忍了。聽到你要去傳教我應該要感到欣慰和鼓舞,但卻不是如此。這是我經歷過最糟的一天。你母親和我用接下來兩年的時間為此默哀。

 

當我問我母親時,她這麼說:

世界上竟然可以有兩個人在同時身處同個空間,看到、聞到、聽到一樣的事物,卻對事物有如此不同的觀點。我清楚地記得自己坐在初級會教室裡(你小時候我都在初級會服務)看著你坐在椅子上。你的腳碰不到地板,當你認真的參與時,你的雙腳前後踢著。看到你身穿的紅色背心和深色褲子,唱著「我希望將來能去傳教」。當時我被打入現實,你在這麼小的年紀,雖心懷好意,就被「置入」去傳教這件事,無論這對你來說是否是對的選擇。

 

我當時和現在一樣,認為是否要去傳教的抉擇與責任完全在於個人。我是我們家唯一一個有機會上大學的人。我的父母連高中都沒讀完。你的教育對於身為母親的我是個優先的責任。

 

在你決定要去傳教後,我們盡力在每一個過程中給予支持,但每一個過程卻都讓我痛苦……這就是為什麼我不願放手讓你去追夢……因為在我看來,這根本是場惡夢。

 

順從父母和去傳教之間的抉擇

有時我們面對的生活,似乎充滿許多相牴觸的誡命。對我來說,選擇順從父母或去傳教就是如此。當誡命相牴觸時我們該怎麼做?

 

耶穌曾教導:「凡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親、母親、〔有古卷添妻子〕兒女、田地的、必要得着百倍、並且承受永生。」(馬太福音19:29)有時候我們被要求在家庭和救主之間作抉擇。當時對我來說,選擇「服從父母」或離開他們去傳教是個非常困難的選擇。

 

現在回頭看,我卻發現這也是一項祝福。對我來說,當我面臨抉擇時,我都可以看到自己極大的成長。我會不會聽從聖靈,並繼續跟隨那條給我的道路呢?還是我會因此分心,然後走上那條容易的道路呢?在這些時刻中,我找到先知尼腓激勵人心的忠告:「現在,我心愛的弟兄們,你們踏上這條窄而小的路後,我要問是否一切都做好了呢?看啊,我告訴你們,沒有,因為你們還沒有到這程度,除非你們已根據基督的話,以對祂不可動搖的信心,完全依賴那位有拯救大能者的功勞。」

 

「因此,你們必須對基督堅定不移,懷著完全光明的希望,以及對神和對所有的人的愛心,努力前進。因此,如果你們努力前進,飽享基督的話,並持守到底,看啊,父這樣說:你們必得永生。」(尼腓二書31:19-20

 

遭遇困難後會得到什麼祝福

我曾想像過自己會有好萊塢般的大排場歡送會,但我想我就和上千萬個其他的傳教士一樣,就這麼離開了他們的家人去傳教。我想知道在這如此重視用全部時間去傳教的文化中,有多少父母也隱藏了自己對孩子的相同感受和憂慮。

 

但就連我的父母,在我們關係緊繃了幾個月後,同意幫助我準備傳教,甚至資助我去傳教。沒有比他們還要更支持我的父母了。回想起來,我希望他們當時可以和我分享他們的擔憂,幫助我理解他們的心態。

 

雖然我的父母不想要我離開家兩年,他們也在經驗中成長。我的父親說:

我可以看見你在「人際關係」中的進步。你發展了能輕易和他人對話的技巧,與那些和你信仰不同的人溝通。你也能夠專注在他人的感受和他們說的話。你全神貫注地用你的眼神向他人表達尊敬。你也能夠用有禮貌且不貶低他人的方式提出不同看法。這些技巧都因你去傳教而得到磨練精進。

 

當我們去接的你時候,我們也看到了不同的一面。這是個很特別的榮幸能夠和你教導的一些人和朋友們見面。透過他們的角度,我們看到了不同的你。從他們臉上我看見你做的一切。你成為一個讓我驕傲的人。我也看見你準備好踏進這世界,你已準備好建立自己的生活,現在就是讓你翱翔的時刻。

 

當你健康強壯的返鄉,我知道我們的祈禱得到了回答。你已準備好迎接我們都很重視的教育。也許你需要這兩年的時間來為此準備。

 

我的母親也點出一些優點:

身為你的母親,我很開心能看到你完成自己很重視的目標,而且看到你盡心、盡性、盡意,盡力地去做到。你將生活中的自律和精力用在傳教中。你為你的家庭建立了一個很棒的榜樣。

 

雖然這並不容易,但我很高興能看到你的準備。你完成了很重要的準備,我們只需要幫你買套西裝……你是我們家族這100年中唯一的傳教士。也許在帷幕的另一端也有很多人在幫你加油打氣。

 

我想你為他人的服務在個人進步中是無法衡量的。這個祝福會持續地在你的生命中出現,直到永恆……傳教為你的人生做準備,特別是為你選擇的職業做準備。也許所有的諮商師都應該到世界上服務兩年時間,因為這幫助你用更寬闊更實際的視野看待世界。

 

我們該如何為彼此做好準備並支持彼此

為什麼青年們要傳教

傳教不容易。我知道很多傳教士去傳教因為他們不想讓父母失望,或因為他們的朋友也去傳教了,或因為他們覺得如果自己不是返鄉傳教士的話,就沒有人願意和他們結婚。這些壓力常常變成了阻礙。傳教與否的抉擇不僅對於他們,甚至對於他們的家人來說都是挑戰。我們必須認清這些事實才能靠信心前進。

 

雖然我的父母一開始不支持我去傳教,但我們持續地保持良好的溝通,使我們能夠更加理解對方的想法。人與人之間的任何關係都會有衝突。在彼此之間的不同點中溝通,並透過有意義的經驗彼此連結,如此一來父母們和傳教士們才能培養健康的關係。要記得,你和家人所培養的永恆的關係,比吵贏要不要去傳教這件事還要重要。

 

身為一位心理學家,我強烈地感受到,每個人都會在人生困難的過渡期中得到支持,傳教也是一樣。我希望不論是傳教士或他們的家人都可以展開心胸接受心理和生理的健康護理來照顧自己,他們也才能為服務做出犧牲或表達支持。

 

我曾諮商過許多因為生理或心理因素提早返鄉的懊悔傳教士。要記得,無論傳教時間長短,主都很感謝你為祂做出的服務。如果你因此感到困擾,我希望你像天父那樣接受自己做的服務。

 

我感謝我能有機會和家人朋友分享這些具困難性且有益的傳教經驗。雖然我離開家兩年的時間,但我變得和父母更親近,我非常感謝他們對我的支持。現在身為父母親的我,我希望我從中學到的事能幫助我支持我的孩子在未來面臨傳道事工的抉擇。

 

原始文章由Cameron Staley所寫,在ldsliving.com張貼,標題為《When My Parents Didn’t Want Me to Serve a Mission: My Difficult Decision Between Honoring My Parents and Serving
中文©2017 LDS Living, A Division of Deseret Book Company | English ©2017 LDS Living, A Division of Deseret Book Company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發文者

我們是More Good Foundation,我們希望與所有人分享耶穌基督的福音,並且分享關於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事情與教會成員的故事與分享。我們的網站與「摩爾門(教)」有關,是為了讓不認識本教會的人透過這個名詞找到我們的網站,學習關於「摩爾門教」正確的資訊。
版權所有 © 2017 摩爾門傳教士。保留所有權利。
禁止擅自轉貼節錄。本站既非由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有時被誤稱為摩爾門教會或後期聖徒教會)擁有,也非隸屬於該教會。本站發表的言論並不代表該教會立場。個人使用者所表達的觀點純屬個人意見,並不代表該教會立場。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官方網站請至LDS.org或是Mormon.org。

Pin It on Pinterest